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高清:萌萌哒!CBA球员遇到小怪兽画风超可爱 我们说美国是全世界驻军

发布时间:2020-02-28 06:18 作者:代崇涛 来源:财富通网

本报记者近日电话越洋采访了中国留学生、麻省校方、相关教授、旅美学者,还原“辱华版画”事件的表象与真相。

金一南:对,美国这种战略警觉是有它的传统的,我们说美国是全世界驻军,它的利益遍及全世界,你在地中海,在波斯湾,在西太平洋,或者在南美,到处都是美国的核心利益,必须拿军事手段来维护的利益,它就处于这样一个状态,我们说一个超级大国,它的这种敏感,非常敏感,有任何一个力量对它形成威胁,哪怕你说我们没有对你形成威胁,我们是通过合作的方式,但它也担心你会不会真的力量强大,对我们形成威胁。金一南:对,还是这种矛盾,我觉得从美国的政治文化里面,力量语言是很重要的,所以它对力量就表现高度的敏感。我们说美国的力量,全部是凭借力量建立一个国家,它当然对别人的力量表现出高度的敏感。克林顿也讲过这个话,他说每当发生危机的消息传到华盛顿,我们每个人口头上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的航空母舰在哪里,克林顿都讲这个话,第一句话,我的航空母舰在哪里,当然他说的那个话,就是我离出事地点最近的那艘航空母舰在哪里,这是美国行事的通则,所以说它在这种状态下也难免在力量上表现高度敏感,对别的国家力量的增强,它表现高度敏感,高度警觉,甚至到了一种,我们经常讲感觉到看了2006军力报告,达到一种神经质的地步。

美国国会1999年通过的法案规定,由国防部提交《中国军力报告》。但是报告的出台往往受到美国国内各种政治力量的影响。2005年报告的出台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尴尬场面,白宫因不满意其严重夸大中国军事威胁而要求五角大楼反复修改,报告出台的日期也一拖再拖,直到当年的7月才正式公。主持人:2006年度关于中国的军力报告出台之后,也有人说这是美国国防部在谋求自己的部门利益,怎么看待这句话?金一南:其实我觉得这个评论从一个层面看它也是切中要害的,确实有这样的问题。我举个例子,我2001年3月份在美军院校访问讲学,1月份,美国航天司令部刚刚进行完一场演习,美国军队搞了第一场太空大战的演习,中美太空大战,对手是中国,双方发射微型卫星,互相监视,使用激光武器,互相击毁对方的卫星,在太空打得一塌糊涂。因为当时国防大学的学员里面有一位美军航天总部的参谋长,我就问过他,我说你们这个演习什么意思,我说中国历来主张太空的非军事化,太空的和平利用,我们从来没考虑到太空和任何一个力量进行一场太空大战,把人类的最后一块净土搅得一塌糊涂,我们从来没有这样考虑,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太空司令部的参谋长很直接,他说我们都是军人,我们要互相理解,我们需要经费,我们需要编制,我们需要国会拨款,苏联没有了,我们需要一个敌人,需要一个对手,所以请你理解,军人应该互相理解,他跟我讲这个问题。

金一南:对,把它造出来,跟国会讲,多么危险,中国的军力发展,你给我们的钱太少了,不够,多给我钱,不能再裁减我的编制了,我要增加力量,这是国防部五角大楼来说非常具体的,非常实在的部门利益。金一南:对。美国政治有非常现实的一点,比如说美国国会的议员,他们都坚决反对裁减本国会选区的军事基地,军工厂如果生产不行了绝对不行,他一定要争取,因为我是这个选区选出来的议员,我必须对这个选区负责,选区如果有军工企业,有军事基地,我们一定要把它巩固起来,对这个选区的经济发展非常有利。现在对于台湾方面迟迟没有通过对美的军购案,美国非常不满意,从军力报告里也能看出来,它对台海形势的评估,实际上很大一部分就要求评估让台湾方面看,你看你现在形势多危险,两岸现在军力差距出现了,大陆对你形成优势了,你赶紧购买武器,保持平衡。所以说对于台湾在美国的武器采购,涉及到美国很多国会选区的非常具体的利益,这个工厂要打造这样的武器装备,非常大的订货,利润率很大,这是非常实实在在的经济利益,要求形势要紧张一些,要求情况说得可怕一些,你要购买我的武器。

今年美国国防部公布《中国军力报告》后,外交部立即对报告中的观点进行了驳斥。网民们发表评论,有人就认为,美国的指责毫无道理,中国有权发展自己的军事力量。还有人认为,中国没有必要每年都来对美国的指责进行申辩,我们应该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金一南:我觉得我们通过这个报告看,我们能够做的,一方面就是改变自身的问题,就是我们在未来还是要首先把自己的事情办好,发展自己的经济,发展国防,强护自身,然后才可能中华民族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这是很核心的一点。当然我们从另外一点看到,我们也不能因为这个军力报告出台,比如说把美国政界看成是一样的,它还有不同,把美国政界和军界看成是一样的,它也有不同,或者把美国军界看成铁板一块,它也是不一样的。因为我们在直接交往的时候,和很多军官直接交往的时候,你会看见很多美国军人很直率,他和你交往的时候,很愿意和你交往,这就是我们下一步,包括《中美军力报告》给我们提出一个问题就是交流,我觉得这种交流的必要,我们两个国家从政界也好,经济界也好,包括军界也好,这种互相交流,互相了解,互相知道对方在想什么,这是最重要的。杨教授:对。举一个例子,哈尔滨市某区纪委查公车私用,有两次执法证被人没收。没收者是什么人呢?其中一次就是交通厅一个处长。

你是执法人员,公车私用,纪检委查你,有执法证,程序合法。最后你倒把检查人员的执法证拿走了。这执法权也大得无边了吧?杨教授:现在他们把主仆这个位置搞颠倒了。执法人员首先定位自己是主人,不是为人民服务的仆人,这个是不对的。执法者和主人是两个概念,不是一个概念。他个人违法就是没有履行公民应尽的义务,影响公共利益。

体制的设计不科学,所以最后出现了违法的问题。西方也有违法,但是人家是制度解决,他不管你是哪个人。你把这个人枪毙了,就是制度解决问题。制度完善,大家都按规矩来。谁违法都不行,法也是一种规则,大家都按这个游戏规则来,但是这个规则不全的话不就都出毛病了吗?杨教授:从体制上包括人员的素质这些都得解决,必须严把队伍的入口关,在教育上下功夫,把体制捋顺,这些都是很关键的问题。

_最近关注

网页版登录_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