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直播 > 正文

郭富城母亲去世 为日本军国主义侵华历史翻案

发布时间:2020-02-27 20:33 作者:彭帅 来源:中国证券业协会网

“当前,以日本名古屋市市长河村隆之为代表的一小撮日本右翼分子妄图否认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的历史,为日本军国主义侵华历史翻案。”邹建平对记者坦言,带来这么一份建议,并不纯粹是个人想法,“到北京开会前,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找到我,因为要想在全国层面立法,要在全国两会上提这样的立法建议,我听了以后,觉得是非常好的想法,别是在了解了一些背景资料后。”

受害者从自家草果地干活回家,在路上被缅军抓获,先是殴打,继而被枪杀。尸体附近还埋有地雷。村民用竹竿钩子钩住死者的裤袋,把死者拉出雷阵。今年1月在中缅边境发生的缅甸士兵越境射杀中国公民一事,中国外交部昨天首次发表立场,要求缅方尽快查清案情真相,严惩凶手,对死者家属进行赔偿,切实加强对边境地区驻军的教育和管理。缅甸方面则表示,重视中方的交涉,正在进行相关调查。

这是自去年9月缅甸吴登盛政府单方面突然叫停中国援建的密松水电站项目后,中缅之间发生的又一起负面事件。最新的消息称,中国正在敦促缅甸尽快重启密松项目。尽管中缅关系存在困难,但两国其他领域的合作仍在进行。据缅甸媒体报道,缅甸国营石油和天然气公司与一家中缅合资企业于近日签订了一项石油和天然气勘探合约。双方将在缅甸中部地区勘探陆上石油和天然气资源。这份合约也是缅甸去年举行选举以来,首次有外国石油公司参与签署的陆上探油合约。此外,缅甸购买的两艘中国制军舰眼下正在归国途中。专门报道缅甸北部克钦族情况的在线新闻机构《克钦新闻》1月份时曾对缅军射杀中国边民一事作了报道。两名肇事的缅甸士兵可能来自缅甸陆军第321营驻穆布姆前哨。

据报道,死者是53岁的中国农民、景颇族的Lahpai Zau Lawn,云南德宏州陇川县陇把镇吕良村吕龙自然村人。死者亲属称,今年1月12日,死者在靠近中缅边境的云南省德宏州境内被两名缅甸持枪士兵近距离射杀,腹部中一枪,头部中两枪。根据死者的现场照片来看,他脸上明显还有被枪托击打过的伤痕。案发地点位于中缅边境,四十一号与四十二号界桩之间,距吕龙村2公里。据当地村民称,案发当时,受害者从自家草果地干活回家,在路上被缅军抓获,先是殴打,继而被枪杀。村民自称1月12日晚曾听到一阵密集的枪声,到13日得知一位村民失踪。

14日早上10点,村民在连接村子和草果地的道路不远处找到尸体,同时发现尸体附近还埋有地雷。村民用竹竿钩子钩住死者的裤袋,把死者拉出雷阵。村民将事件向政府报告,政府派出专业人士对尸体进行了解剖,14日下午4点,尸体被火化。

《克钦新闻》的报道称,这次事件可能是一次报复行为。去年12月,两名该营士兵曾越境进入中国寻找食物,随后被当地的村民抓获并移交当局处理。一些代表认为,“依法征兵”口号已经提了多年,但目前基本上还是自愿报名当兵,对不愿意当兵的,除了思想动员以外,基本没有其他办法,对逃避兵役人员的处罚也难以落实。

如何建立依法征兵长效机制?许多代表建议,当务之急是要强化法规“强制力”,进一步细化量化拒绝、逃避服兵役的行为标准及相应惩罚措施,从严从重处罚,公安机关记录备案,面向社会张榜公布,列入不诚信人员名单,使逃避服兵役者心存敬畏。杨吉贵代表则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路。他说,不少人在依法征兵上有一个认识上的误区,是感到中国人口多、征集兵员少,在落实兵役法规上不好实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依法征兵不适合中国国情。事实上,实行依法征兵是可行的。

“我国人口虽然众多,但可以把强制征集的范围划定在一个与军队兵员需求相适应的优秀群体之中。比如说,规定高中毕业被大学录取的学生,入学前必须首先接受兵役机关的筛选。被挑中的,要先当两年兵,尽完义务后再去读大学,然后享受国家减免学费等各项优惠政策。”杨吉贵代表说。四川是人口大省,也是兵员大省。四川省军区原司令员夏国富代表说,现在征兵工作中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是,“谁出兵员多,谁负担重”。

_最近关注

官方总站_热点推荐